配资平台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配资平台网 > 配资服务 > 我们为什么要谨慎投资?

我们为什么要谨慎投资?

作者:配资平台网
来源:http://www.65807.net
日期:2020-09-20 13:11
阅读:

  

我们为什么要谨慎投资?

  

我们为什么要谨慎投资?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谨慎,投资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我们为什么谨慎投资?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我们为什么谨慎投资?

 

  证券市场红色周刊。

  美国股市花了几年时间消化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很难预测全球COVID-19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影响的深度和广度。

  凯恩斯说:“当我得到的信息改变时,我就改变了我的结论。你呢,先生?”。

  考虑到这个问题,本期《红色周刊》采访了国内外的专业投资者。他们中的一些人表达了对被低估品种的热爱,而另一些人则要求严格的确定性。可以发现,他们改变了一些具体的经营策略,但他们的核心理念没有改变——他们都坚持自己的理念,无论是基础投资还是价值投资。

  后大流行时代将更加艰难。

  《红周刊》:我们可以看到,欧洲和美国应对经济悬崖的方式是量化宽松和“直升机撒钱”——美国政府开始向大多数成年人发放1200美元的支票。这能否稳定就业率,遏制中小企业的破产浪潮?

  陈浩洋(谭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近10年来,美国企业的杠杆率一直在上升。美国企业债台高筑,并遭遇了疫情导致的经济关闭。许多企业一夜之间没有现金流,他们只能因为债务过高而违约。如果大多数企业同时面临违约风险,美国资本市场将崩溃,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美联储推出了无限制的QE政策,购买了陷入困境的企业的债券,甚至垃圾债券,并将财政赤字货币化。然而,这些做法对明天完全漠不关心,并且把今天放在过去的首位。首先,暂时救助所有人,然后考虑如何降低杠杆率,从长期来看恢复流动性。经济发展的最佳状态是不断增加杠杆。去杠杆化是漫长而痛苦的,我们a股市场的投资者在2015年和2017-2019年深受触动。

  降低杠杆率的过程将是一个痛苦的长期过程。在流行病的短期痛苦过去之后,它将进入长期痛苦。尽管由于美联储的一系列刺激政策,美国股市出现了强劲反弹,但我认为后续问题更加严重。

  因此,我认为现在谨慎总是比较安全的。

  张(多尔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这取决于中小企业的性质。如果它是一个在线经济,它可能会受益于这种流行病。例如,美国一家家具电子商务平台Wayfair的股价最初从100多美元跌至20美元,但后来该企业管理层表示,“由于COVID-19肺炎病毒,网上销售大幅增加”,股价立即翻了两番,达到80多美元。其他中小企业,如餐馆、体育馆和购物中心,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灾难。即使分发了1200美元的支票,人们仍将避免去餐馆、健身房和购物中心——在疫情期间,人类的行为模式已经被严重扭曲,这使得一些商业模式难以适应当前的行为习惯。

  张峰(银杏环球资本董事长):我们无法猜测。我们更喜欢研究衰退背后的原因。我们认为有两个深层次的原因值得研究。首先是经济全球化。全球化带来了各种资源的优化配资,同时也带来了各国经济和产业的相互依存。在通信行业,上游芯片在美国比较先进,而材料和设备的制造商分布在美国、日本和韩国,而下游机器的分工在中国。在整个产业链中,任何一个关键零部件制造商因疫情而停止工作,都会影响整个产业链的高效运行。第二个是复杂的系统问题。全球经济不仅仅是一条孤立的产业链,而是一个由所有这些链组成并相互影响的复杂系统。例如,这种流行病把每个人都隔离在家里,这直接影响了对旅游和消费的需求。需求下降将拖累经济,导致原油价格下跌。然后,经济疲软的产油国增加产量以增加收入,导致原油价格战和油价进一步下跌。低油价被传到美国,高成本的页岩油公司开始出现危机。美国的信用债券市场严重依赖这些能源公司,导致信用债券市场全面崩溃,这种崩溃被传导到其他行业。这些传导因素,加上市场崩盘带来的心理因素,使全球经济成为名副其实的“纸牌搭的房子”。

  警惕美股和a股反弹,关注中国国内需求和投资。

  红色周刊:我们应该对最近美国股票和a股的反弹保持谨慎吗?

  张(多尔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的美国股票在2月份减少了头寸。基于前面的分析,我认为美国股市的上涨仍然是过度乐观造成的。首先,以航空和银行业为首的许多公司已经暂停回购;其次,许多公司可能会考虑削减股息。例如,小莫的掌舵人、美国最著名的银行业巨头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致投资者的信中提到,如果经济不好转,下一步除了停止回购之外,还将削减股息;第三,美国感染人数的增长没有明显改善。即使情况有所改善,经济本身的复苏也需要一些时间。当季度报告出来时(例如,富国银行、摩根士丹利和美国银行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这导致银行股在这两天下跌),股价将重新打开下行通道。

  吕斌(杭州滨诺基金经理):任何时候都保持谨慎、担心市场没有错。美国股市的反弹更多是由于美联储的政策支持。但是,如果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撑,V型反转的概率很小,高概率还是取决于实体经济的复苏程度。国内政策是精确的政策,不是“洪水灌溉”,所以市场仍然谨慎,这也是符合主流资本运营理念的。

  刘悦(广东金超投资公司投资总监):我对美股反弹持谨慎态度,对a股相对乐观。

  《红色周刊》: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国内零售市场已从仅相当于美国的四分之一增长至全球最大。这有利于中国在疫情过后更好更快的恢复吗?

  陈浩洋(谭力投资董事长):中国的制造业产出占世界总量的一半,但我们的人口不占世界总量的一半,所以仅靠内需很难消化这些制造业产出。我国政府还指出,即使美国想关闭,我们仍然坚持出口导向和开放的经济。如果每个国家都关闭了自己的国家,这也将导致未来制造企业的崩溃。因此,期待牛市繁荣过于乐观,但并不特别悲观。我认为底部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没有V型逆转。

  我管理的所有基金现在都转换到危机模式。就底部头寸而言,我们持有8-10个行业的十几只股票。我们将香港股票与2008年的估值进行比较,如果它们比2008年的估值更低,我们将继续持有它们。

  张(多尔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是的。中国目前的复苏将主要由消费领域的内需和政府的财政政策推动。随着海外疫情得到控制,贸易逐渐恢复正常,这第三回合将支持中国经济的全面复苏。

  吕斌(杭州滨诺基金经理):由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消费应该成为拉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头号武器。改革开放40年来的快速发展掩盖了经济领域的一些问题,导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较低,消费欲望不足。然而,随着国家政策和消费者意愿的调整,中国的消费市场前景看好。经济复苏需要更多的消费者援助。从各省市消费券的发放情况可以看出,消费券可以刺激投资需求,带动零售业恢复工作和生产,进而带动上下游,形成良性循环,让商品、服务和货币流通,使中国经济逐步复苏。

  刘悦(广东金超投资总监):在中国疫情过后的复苏中,内需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我预计国内需求将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新老基础设施、国内替代和大众消费。

  《红色周刊》:你如何看待中国新的基础设施政策对疫情的对冲效应?

  刘巧吉(深圳小九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新基础设施和旧基础设施都是必要的。新的基础设施决定了未来经济转型的方向和未来经济增长的弹性,而旧的基础设施作为一块垫脚石,在当前经济中发挥着稳定作用。

  新基础设施的建设将首先直接刺激相关产业的就业;其次,在新基础设施中推进5G基础设施和大数据中心建设,将直接显著提升信息消费等领域的消费。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市场资本仍然更倾向于新的基础设施。无论是旧基础设施还是新基础设施,我们都将积极关注实现我们的“三好”战略——好产业(高门槛、壁垒等)。)、好人(业内公认的核心领导者等。)和良好的时机(高确定性)。

  余定恒(深圳胡艺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关于新旧基础设施,尤其是旧基础设施是否会转化为无效投资,存在一些争议。我认为有必要辩证地看待它。旧基础设施是一个快速变量和短期变量,将在短期内显著拉动就业和经济,而新基础设施是一个缓慢变量。长期变量将缓慢生效,但具有明显的长期价值。基于这种流行病对经济的巨大影响,新旧基础设施的结合是一种更好的策略,但如何把握政策的好处呢。反映在二级市场的新基础设施无疑是一个值得长期布局的方向,但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实现性能,需要承受一定的波动。

  重塑全球产业链中的恐惧需要关注成为时间的朋友!

  《红色周刊》:美国、日本等国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鼓励跨国企业将生产线迁回本国,因此一些专业投资者开始担心疫情爆发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带来的潜在风险。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张(多尔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我非常希望我是错的,但我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将在疫情爆发后进一步升级。特朗普对美国疫情控制的彻底失败感到尴尬。目前,这是一场危机,“恐惧”情绪占主导地位。当恐惧逐渐消散时,“愤怒”,这种事后诸葛亮的情绪,将占据主导地位。团结选民最简单的方法是煽动民粹主义,并将矛头指向中国。

  余定恒(深圳胡艺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这次疫情确实暴露了一些过度依赖消费服务的国家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一些行业产业链不完整导致供应链断裂的问题。对于这些国家,可能有必要考虑备份中心,但仍有必要观察它们是否完全迁移到了本国。然而,更有可能的是,对生命至关重要的产业链将根据安全要求进行重新定位。至于国内企业的反应,需要做的是如何增加他们的转换成本,而世界上所有喧嚣的本质都不会改变。

  红周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年上市公司的年度业绩会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张(多尔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资本市场通常是前瞻性的。在美国金融危机期间,经济在2009年下半年保持稳定,但股市在今年上半年的3月中旬触底。引用巴菲特的话:“如果你等罗宾,恐怕春天已经过去了。”。

  《红色周刊》:目前国内不少企业正在转型生产口罩、口罩等防疫材料,这对抗击疫情有积极作用,但也会对其主营业务产生影响。你认为这类企业的发展前景如何?

  张(多尔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我建议“COVID-19实益股”应该谨慎进行。2020年的高概率是一个异常点。投资者应该考虑哪些企业可以在2019年获得更好的利润。什么企业能活到2021年?那些之前盈利、今年幸存、明年再次盈利、并被市场暂时抛弃的股票是最佳投资目标。追逐被高度投机的“COVID-19受益股票”从长期来看可能不会有更好的回报。如果你持有的公司碰巧是“COVID-19的受益股票”,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装运机会。

  我认为2020年对大多数公司来说将是一个注销年,因为今年太不寻常了,对于可持续盈利但暂时受挫的商业模式来说,这只是一场小风暴。从正常化市盈率的角度来看,业绩报告的放缓是完全可以预料的,在明年疫情爆发后,那些能够获得超额收益的公司,很有可能迅速恢复并重新获得增长。

  张峰(银杏全球资本董事长):我19年的投资生涯就是不断学习在“纸牌搭的房子”中寻找确定性的过程。目前的市场环境仍然充满不确定性,但经验告诉我,无论什么样的市场环境,许多逻辑都不会改变,我称之为“纸牌屋”中的确定性。

  确定性1:“伟大的企业本身”。华为在2011年建立了“2012实验室”,研究芯片以防止未来的瓶颈。几年后,美国制裁了华为,看似无用的芯片“备胎”成为华为危机中最大的信心。优秀的公司管理既有前瞻性又有适应性。确定性2:“市场总是抓住最关键的风险点”。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关键的风险点是次级抵押贷款的暴露,所以只有在次级抵押贷款问题被充分识别和解决后,恐慌才逐渐平息。在这场全球衰退中,关键因素是流行病。从这个角度看,我国疫情在3月初得到初步控制,企业大规模返工,直至4月8日武汉正式“启封”。因此,所有行业都已经处于复苏过程中,上市公司的业绩很有可能出现V型逆转。相比之下,海外疫情仍在发展。因此,目前,中国企业的业绩更加确定。确定性3:“低估意味着安全边际”。“低估”并不等同于低PE。在我的投资系统中,低估意味着预期回报超过一般市场水平,更重要的是,它意味着投资不会赔钱的概率。与此同时,在做出购买决定时,也有必要讨论是否要在细节上低估未来表现的确定性。

  以目前的香港股市为例,一方面,它受到海外投资者恐慌性抛售的影响,估值处于历史低点;另一方面,好公司的基本复苏路径逐渐清晰。这种“价格错配”带来了一定的投资机会,这也是我最喜欢的。

  投资是选择的竞争,是认知的实现。达沃斯的老板们无法理解的短期风险,当然,普通投资者也无法理解。作为一名专业投资者,我也在向市场学习和反复认知的道路上。然而,我希望投资者能够认识到不确定性的确定性,谨慎对待短期交易,在价值投资中成为时间的朋友。

  红色周刊:在这个时代,你投资的重点是什么?

  张(多尔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正如我们在之前的采访中所说,我们的重点是港股。我们相信,在中国大陆经营业务并迅速恢复正常运作的港股,并未得到应有的重估,在全球利率普遍下降的背景下,仍有5%至7%的股息收益率。尽管由于缺乏流动性和海外资本撤出,市场继续承受压力,但我们有耐心等待价格回升。

  王(巴扬资产董事长):降低预期收益率是正常的,投资方向主要是基于未来社会发展方向和当前需求。■。

  (本文已被删除,全文见《证券市场红周刊》30期封面文章)!

  ##谨慎,投资#

  以上就是有关“我们为什么谨慎投资?”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和谨慎,投资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配资平台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5807.net/2687.html

我们为什么要谨慎投资?的相关文章